图片 5

但却又不得不说这些关乎爱的故事,上映日期

我是一个感受过于私人的人。感受到的日月光,常常没有人一同分享。
及至后来,连冬天闻到腊梅香味这种事情,都变成一件极为私人的事情,同行的人不觉,只有我心中暗香涌动。
对于电影,我也一样。

我不善于看惊悚片,这算是一次尝试。
大学时候和同学一起裹着被子关掉灯锁上门,心惊胆战地看完了这部电影。期间几次有人要进来都把我们吓个半死。
可是过了几年再看这个片子其实并不吓人,但是胜在剧情够紧凑,一直拽着你往前走。不由得你溜号。
整个电影都始于一个女孩的幻想。这部电影的经典之处就是如果没有看到影评不会轻易猜想到这始于幻想的。
电影上映于2003年,当时的文根英和林秀晶都还是孩子模样,几年之后的她们都发展的如日中天。其实看电影的当初,我对继母的扮演者廉晶雅印象非常深刻。影片开始时,姐妹俩来到郊外的房子里。继母穿着喜庆,与屋子里墨绿色调性格格不入。还有那双艳红色的唇,话语中流露出的谄媚。都恰到好处。
影片的配乐也是值得一提的亮点。虽然是惊悚片,但是温情之处流淌的音乐让你顿然忘记电影,只觉生命美丽。镜头在阴森房间里晃动的时候音乐又让人窒息。
最喜欢姐妹两人一直紧紧牵起的双手,妹妹永远那么乖巧地跟随,姐姐流露的永远是温顺坚定的眼神。心中荡起层层涟漪。
后来的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一种多么深的爱可以让姐姐如此幻想呢?因为深爱,所以不觉自己是在幻想,而是经历了一幕幕的真实。
好吧,我还是对恐怖电影喜欢不起来。只是想起那些那些众人一起看恐怖片依旧被吓得半死的日子,倏地觉得很美好……

韩国的恐怖片水准真的是一日千里,颇有点赶超小日本的劲头。疗养回来的姐妹二人,甫一下车,就让俺瞪大了眼睛,傻乎乎的妹妹居然是文根英饰演的,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怎么也来凑恐怖片的热闹呢?定睛在仔细打量打量姐姐,居然是林秀晶,不过说实话,她的气质倒是很符合这种恐怖气氛的,总觉得即便是在明媚的阳光下面,她也总有些化不开的忧郁迎接她们的继母是绝对美艳的廉晶雅,相比这一对姐妹来说,廉晶雅的五官精致美艳到一眼就看出是人工合成的阴森的老房子里,暗绿色的碎花墙纸,阴沉美艳的继母,沉默压抑的父亲,叛逆倔强的女孩……一切的悲剧似乎都在酝酿中……和近几年流行的日韩恐怖片不太一样,这部片子没有纯粹为了吓人而吓人,搬出一堆妖魔鬼怪除了当中姐姐做梦梦到的那个怪物一切的恐怖都来源自姐姐对于妹妹意外死亡的自责而导致的精神分裂。回过头来在回顾之前的画面,才发现一切其实早有伏笔~~类似的情节和手法前有《第六感》后有《捉迷藏》。
 

    整部电影打破传统的时空叙事,正是由于影片的主旨和立意在表现一个精神病患心理的世界。而这种叙事方式的独特性和电影虚实相生的艺术手法紧密关联。影片的开头是姐姐在病院中接受医生的心理咨询,她默无一语。影片的末尾则定格在姐姐回家疗养第一天在渡口独坐眺远的场景,同是默无一言。却一个是在清冷的病房之内,一个是在旷远的碧水之畔,令人产生印度哲学的时间空无之感。如果从庸俗的时间观念来看,此片仍旧是先倒叙后顺叙的普通叙事电影。可是就影片的主题表现和演进方式来看,又绝大部分是以心理时空取代客观时空。许多重要的场景和对话可能只是秀薇的意识流和臆想而已。

图片 1

影片的叙事结构简直没有什么可以称道或者谩骂的。只是那样。一个讲得不甚流畅的故事。没有悬念。生硬。

    可是电影却并没有就此完全敞开其庐山真面,爸爸第三次打电话,似乎又要请人来,而且是与秀薇病情有直接关联的人。此时镜头叙事开始混乱,几段似乎并没有逻辑关系却又好像相关的镜头紧紧相串。第一组是秀薇却仍然听到秀莲呼唤她的声音,紧接着秀薇到了客厅看到了一地好似鲜血铺成的血路,循着血路又发现了一大包裹好似被分尸的妹妹的遗体。第二组是姐姐看到那个大包裹在衣橱里,想要打开,继母却提着滚烫的热水进来和姐姐厮打,最终两败俱伤,姐姐倒地晕倒。第三组是继母拖着姐姐到客厅地板上。第四组是继母拖动一个石膏人像到姐姐跟前,和姐姐谈话过后,说要让姐姐解脱出来。并抱起石膏欲砸向姐姐。此时继母紧张地转了下头,镜头切换到父亲进来,看见秀薇倒在地上,石膏碎了一地。

也许,所谓的悲伤是,我们相爱,彼此相爱,可是我只能看着你生前最后的影像在浓烟里对着摄像头比划着这么生硬的手势,我却永远再见不到你了。

林秀晶穿棉质衣衫。真的是只有那样的小巧的骨架才能有那样的闲适感,同时又仿佛饱满。

导演:金知云

两人就这样误会,冷战,然而他们却始终没办法割舍,秀珍一直希望镇宇能够向她求婚,因为这样他就会因为心中有婚姻,有了家庭的牵绊,他便会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但其实镇宇早就想向秀珍求婚,给予她安全感,然而他决定求婚那一天,却撞见了出警的队伍,求婚戒指被意外撞掉。

看这部,是因为之前看了《uninvited》。看了翻拍版不去看原版总是悖谬。
而且林秀晶、廉晶雅是我喜欢的演员。
于是这部电影与我来说,不过是看几张面孔几身衣裳几间房间。
感受到秋日的萧索荒冷。
接受到美,已经足够。

影片成绩:2003年上映的韩国恐怖电影《蔷花,红莲》在短时间内刷新韩国首映日票房记录,在不过三周的时间内创下了韩国恐怖电影票房记录,以小众片的姿态跃居当年风头正盛的韩国票房榜第七位。当时影片的三位女主演林秀晶、文根英和廉晶雅都名噪一时,尤其是饰演姐姐一角的林秀晶,狂揽韩国本土各大电影节的最佳新人演员奖项,更在国外收获两座影后奖杯。影片中妹妹的扮演者文根英和林秀晶一样第一次担任电影女主角,演技也备受肯定,凭此片与林秀晶共同入围青龙奖最佳新人演员。同年出演卖座喜剧电影《我的小小新娘》而成为韩国“国民妹妹”。继母和父亲的扮演者廉晶雅和金甲洙的精湛演出更是得到业界的一致好评。2007年,被业界评为韩国新时期(1980年以后)最佳恐怖片,也入选世界50大恐怖电影。此后更继《我的野蛮女友》成为第二部被好莱坞购买改编权的韩国电影,翻拍成《不请自来》。

图片 2

夏天的时候,很热的天气里,开了大空调,关了水蓝色的窗帘,披着被窝在沙发上看这个,真享受。
日子不过是过一天少一天。
及时行乐,活在当下。

秀薇跑到客厅寻找妹妹的那场戏,采用快拉近的镜头加快地拉向秀薇,接一个中镜头又开始来回地环拍,转了两圈。姐姐听到妹妹的声音后又随着姐姐的背影跟拍。这几个镜头先是表达迫在眉睫的紧迫感,然后又在悬疑中表现女主人公内心的不安,以及对妹妹的关切之情。

图片 3

极瘦的人,容易获得一种仪式感。这个是我从廉晶雅的扮相那里获得的感受。她穿丝质衬衫,骨骼在衣服的光泽里有质感地突起。又神经质又美。

主演:林秀晶(饰姐姐秀薇)、廉晶雅(饰继母)、金甲洙(饰父亲)、文根英(饰妹妹秀莲)

在一次火灾后,电视台播报了消防员牺牲的新闻,秀珍匆匆赶至医院,只为了确认镇宇没有事,也许是关心则乱,也许是她累了,她流着泪说,她并不喜欢他的危险工作,她并不喜欢每天担惊受怕的生活,她不确定他的未来是否有她,他一次次冲入火海救火,然而她的心也在火中徘徊,却没有人能救她,为她浇熄那无情的火焰。

文根英好像做了微整形。

    紧张感轰然消失,影片又回到了现实。父亲把秀薇抱到沙发上,并去查看家里的一切。回头给秀薇吃药,这时沙发上却变成了继母。这时候门开了,进来一个穿深色制服的人,通过环拍和镜头的转换,沙发上着白衣的继母和深色制服的人身份调转,白衣人变成了姐姐秀薇,而真正的继母身穿深色制服。影片进入了大揭密环节。最后导演借助四段大揭密还原了整个故事的原貌。在第四段最终大揭密之前,导演还设计了继母因为内心的不安看到衣橱中幽魂的场面。直到所有导演想要陈述的秘密都一一揭示完,观众才在片尾隐约感觉到姐姐内心的痛楚。

图片 4

    影片的前半段导演一直在设置悬疑。在影片的开头,导演就已经交待了主人公秀薇是一个精神病患,但是医生对秀薇“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的发问又容易引导观众把下面秀薇的回忆当作客观真实发生的。而事实上,导演是在电影的发生进程中,再次结构了整个故事,秀薇发病的推进过程也正好和导演完成电影故事的叙述过程相吻合,整个电影即是在精神病患秀薇的心理主导下开放性地完成的。看似随意散漫却思维缜密,也正是因为其散漫,符合精神病患突发奇想的特点,才显得整部电影构思精巧而意义深宏。

图片 5

六、隐藏在芜杂的心理乱象背后的深刻哲学之思

镇宇的队友将他的遗物交托给秀晶,一枚戒指,一张二人拥吻的照片,以及火场最后的录像,镜头里的镇宇深知自己已经走不出火场了,于是他对着摄像头,用笨拙的手语对秀珍说:“我爱你。”

紧接着继母逗鸟的镜头,这里给继母的脸部从下往上打了光,显出其可恶、无聊的形态来(注意继母是姐姐自己,也是她自己对继母的形象臆想)。姐姐想象自己是继母在化妆的画面,用了侧光,烘托静谧而幽深的氛围,似在刻画姐姐内心的波谲云诡。

影片在平行推进中描写了四段感情故事,正如同那《悲伤电影》的名字一样,悲情无比,虽然略带些韩式电影的刻意煽情,但却又不得不说这些关乎爱的故事,却依旧能在悄无声息间打动人心的,观众除了产生伤感的情绪外,还能感受到的影片传达出来的真爱。

而姐姐和妹妹共同出镜的画面,亦是虚实同现。妹妹的着装上多用清新裙装或纯白颜色的衣服,既暗示了妹妹已死的实情又显出妹妹的形象特点。当爸爸和姊妹俩说话的时候(实际和秀薇说话),妹妹的画面就被切去,但是爸爸掉头后,妹妹又作为一个旁观者出现。

秀珍是一个手语主播,每天的工作安逸舒适,爱上镇宇后,她的生活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她不再喜欢阳光,反倒是希望天天下雨,每日清晨睁开眼睛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推开窗子看天,以及听天气预报,世界上有那么多消防员的恋人,她们是否都像她一样,每天期盼着天空飘落小雨,每天都担心着恋人的安危,渐渐成了那忧天的杞人。

一、时空错乱的独特叙事方式

镇宇每天的工作便是四处奔波,水里来,火里去,尽可能地挽救每一个被大火围困的生命,虽然这样的生活很危险,但他始终觉得这是他应该要做的事,爱上秀珍后,他却渐渐不安了起来,因为爱,所以有了牵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