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去看了场电影,情节留有大量的留白

       【电影类型】非动作片。电影写意安静,很唯美的观影享受。没有吊威亚,大量的动作戏,如果你想看去看动作片,就找错电影了。

《刺客聂隐娘》这部片子,看过之后耐人寻味。

虽说侯孝贤在公开场合里的措辞丝毫没有表达过“老子就是牛看不懂你傻逼”的意思,但我还是在电影里感受到了满满的优越感。当然这没有贬义。
没有对白,没有情节,没有配乐的超长镜头,好像蓄满了力量要展开一段恢宏的叙事,等你的期待提到嗓眼,然后谈笑风生地开讲别的事情。这种玩笑在这部电影里并不少。
当然侯导这么做也不是为了恶作剧,《刺客聂隐娘》这部电影的叙事很特别,应该说在我看过的所有电影里都是没有过的。极端地精简情节,把要表达的意思留给寥寥可数的半文言文台词,人物细腻的表情,以及大段的留白和写意。“很简单,但是想象无限”,这大概就是这部片这么让人回味的原因。
贯穿全剧的一条主心骨,大概是开头不久的那段“青鸾舞镜”的典:
“罽宾国王买得一鸾,欲其鸣,不可致,饰金繁,飨珍馐,对之愈戚,三年不鸣。夫人曰:
‘尝闻鸾见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王从其言,鸾睹影悲鸣,冲霄一奋而绝”。其实聂隐娘的故事说白了就是武功盖世难断情,违抗师命隐红尘的故事。别怪我剧透,这部电影光看故事那是非常单薄的,你知道情节也不影响观影,甚至有利于观影体验。人说这是一个关于“孤独”的故事,说的是远嫁魏博的公主娘娘,也是隐娘,也是侯孝贤。孤独这个题材很适合这种叙事方式,大段留白,说得出来的孤独都不叫孤独,一个人很孤独,怎么演都是做作,而在《聂隐娘》中,就变成了一个个长镜头,灿烂如血的日落,几只鸭子荡开的水漾,无边山野中一棵歪脖子却略为茂盛的矮树,树林的剪影中涌动的云海,隐娘的刀伤上药时钻心的疼痛忍到最后却只敢皱皱眉头。每一帧都美到极致,这就是《刺客聂隐娘》。
隐娘在戏中有两次落泪,但都是为了同一个原因,每一次都是在周围的人向她表示歉意之时。因政治考量被迫做了牺牲品,与青梅竹马的爱人错肩;被道姑带走,与亲人疏离;师傅也一心求道只当她是替天行道的工具。这是她心底最痛的地方,每一个人离弃她然后又来和她道歉,又或者一句歉意没有。她有什么错?却只能被时势挟裹着,随波逐流,细想又怨无可怨,罪大恶极的只是命运。
但孤独到最后,却是一个一场温馨的结局。至少我这么认为。那个语言不通的倭人小伙,却得到了隐娘在电影中唯一的笑容。
她和倭人最后怎么样,又是一段留白。但愿她能再不纠结于过去是为何,逍遥于红尘里吧。

(一)

(一)
百无聊赖的下午,一个人去看了场电影,评论两极分化的《刺客聂隐娘》。
下午场,人不多,选了正中间的位置,右手边是一对情侣,上半场他们偶尔闲聊,后来男生完全睡着了,左手边是和我一样孤身看电影的女生,她看得很投入,一直到散场了还坐着久久未能回神,整场下来,除了最开始咔呲咔呲的吃爆米花的声音和偶尔的手机铃声以及中途有人从身前走过退场外,电影观感尚可。
许多人说,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只是,若不是在此之前有意无意间看过这部电影的背景介绍和人物关系外,估计我也不是很能看明白的。说简单也真是简单,就是一个刺客因为斩不断人伦之亲杀不了目标最后归隐的故事;说复杂也是真复杂,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爱情故事,配上藩镇割据的时代背景,江山、权利、派系、阴谋、斗争、牺牲、屈叛……脑洞大开的话,完全可以改编成一部盘根错节的连续剧。
我总是习惯把事情想得简单,所以往简单了看,感受到的便只是唯美的画面、悠长的气韵、绝美的风景,以及没有同类的孤独。

        【主题】孤独。人世间自有百种孤独。青鸾的孤独是失去伴侣的悲鸣;嘉诚公主的孤独是长别京城下嫁魏博“一个人没有同类”的落寞;嘉信公主的孤独是长隐道观,杀藩护唐的隐忍;田季安的孤独是与非爱之人结为夫妻的妥协;窈七的孤独是所爱被夺后的愤然离开;田元氏的孤独是坐拥正宫,却得不到夫心的无奈。
      鸾凤和鸣,令人生羡;青鸾舞镜,自是孤独。但,鸾凤不可能一直和鸣,也不应该一直和鸣。
       
       【情节】情节平铺直述,没有好莱坞大片的跌宕起伏。情节留有大量的留白,甚至要靠观众的推理去完形。但能感受到留白下的暗潮涌动。

我不会讲很多绚丽的话夸电影的画面和镜头,总之,美。带人物的画面更仿佛一张张唐朝古画,很是享受。

百无聊赖的下午,一个人去看了场电影,评论两极分化的《刺客聂隐娘》。

(二)
有一则故事在电影中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嘉诚公主抚琴独诉,一次是聂隐娘负伤复述。
国王得一青鸾,三年不鸣。有人谓,鸾见同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青鸾见影悲鸣,对镜终宵奋舞而死。
青鸾是嘉诚公主,是道姑公主,是聂隐娘,是“没有同类”的所有人。
嘉诚公主远嫁魏博,遣散故国带来的人,以一己之身使魏博不跃过河朔之地,是孤独。
道姑公主豢养刺客,“杀一独夫贼子救千百人”,以另一种方式维护家国安稳,是孤独。
聂隐娘年少时青涩又执着的爱情为政治所牺牲,后被道姑带走修习剑道,成为“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刺客,却道心不坚,杀不了田季安,是孤独。

好莱坞电影和一般意义上的电影,全知全能,用画面、对白甚至旁白来烘托气氛、推动情节发展、引领观众,一切明明白白,观众只需要等,情节就会自动向前推动,不会让观众看不懂。不过这样的电影不免过于明确,看似和观众的距离很近,实则甚远。很近是因为观众看得懂,能复述;很远则是观众的参与感不强,他只能复述,自己的理解、触动以及感受也相对固定,因为这样的电影已经默许了标准答案。《聂隐娘》这部电影不是这样的。在故事情节的设计上,它的人物对白和情节推动极其简洁,好像只给了观众一个骨架,有大量的空镜头、长镜头,看似留白,其实也是留白,是给观众时间,参与到电影中来,故事的血肉需要观众自己去丰满。对白相当内敛,好像拒观众于千里,实则是在拉近观众,要全神贯注才好。好像寥寥数语的史记,给人无限的想象空间。
故事倒不是什么稀奇的故事,给我感觉好像唐人版的哈姆雷特。一个优柔寡断犹犹豫豫的女杀手放弃刺杀的故事。“重重的顾虑使我们全变成了懦夫,决心的炽热的光彩,被审慎的思维盖上了一层灰色的帷幔,伟大的事业在这一种考虑之下,也会如逆流而退,失去了行动的意义。”

许多人说,这是一个简单的故事,只是,若不是在此之前有意无意间看过这部电影的背景介绍和人物关系外,估计我也不是很能看明白。

(三)
世间有太多的孤独人,他们中的许多人在寻找着同类,所以志同道合的人总能相谈甚欢,总是相见恨晚。
青鸾见镜子里自己的影像而奋舞,是寻找同类。
唐传奇中,聂隐娘见磨镜少年,曰:“此人可与我为夫”,是寻找同类。
电影最后,聂隐娘践行诺言送磨镜少年回新罗,少年激动地上前迎接,一直面无表情的隐娘终于微微一笑,想来也是青鸾得镜的欣喜。
世上的事总是这么奇妙,有些人相伴再久也不可能成为同类,一如聂隐娘和道姑公主;有些人偶然相遇却能引为知己,比如聂隐娘和磨镜少年。

我个人很喜欢一个小细节,也许这是构成故事有始有终的一个命运的巧合。公主抚琴的时候讲了青鸾的故事,好像在说自己就像青鸾一样,没有同类,孤独。而镜子出现了,青鸾鸟以为有同类在侧,狂舞歌唱直至气绝身亡。隐娘为什么偏偏想起了公主讲述青鸾的故事呢?大概也觉得自己孤独寂寞如公主吧。你说公主和隐娘是怎样看待这个在镜前舞动至死的青鸾的呢?隐娘最后和一个修镜子的帅哥儿走了,或许她认清了自己青鸾的孤独,更认清了青鸾对明镜的渴望……

说简单也真是简单,就是一个刺客因为斩不断人伦之亲杀不了目标最后归隐的故事;说复杂也是真复杂,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的爱情故事,配上藩镇割据的时代背景,江山、权利、派系、阴谋、斗争、牺牲、屈叛……脑洞大开的话,完全可以改编成一部盘根错节的连续剧。

(四)
决定去看电影,是因为江子的推荐,而一个人去,则是因为没有人可同行。
也许,我也是一个人,独自生活在熟悉又陌生的城,没有同类,但又期待能遇见同类,所以当遇见性情相似的人时,总会欣喜万分,激动异常,只觉相见相识都恨晚。
五年前偶然结识江子,看她的文字,直觉性情相似,后来闲聊,果然如是,甚至连喜好都有很多相同,时隔多年,犹记得彼时的兴奋。当她推荐我去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会喜欢。
果然,我喜欢电影里唯美的画面,喜欢画面上的晨光山色,更喜欢隐娘那句“一个人,没有同类”,乍一听很凄然,还带点顾影自怜的矫情味儿,但又别有一份遗世独立的潇洒——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只与自己相关,这份孤独融进了山水烟云,填满了大片的留白。这份孤独也成全了聂隐娘,而我,最羡慕她孤独挥洒的决绝。

我总是习惯把事情想得简单,所以往简单了看,感受到的便只是唯美的画面、悠长的气韵、绝美的风景,以及没有同类的孤独。

(五)
其实,在电影还没上映的时候,就莫名的喜欢了。
或许是因为“能走到今天,觉得自己的人生是一个奇迹”,或许是因为“你走了真好,要不然我总担心你会走”,或许是因为已走的好时光,或许是因为孤独,或许,是因为那句“你还不是娶了别人”的玩笑话。很多时候,喜欢或者不喜欢,其实根本不需要理由。
有些时候,非要经过一番流浪,才能稀释当初的刻骨铭心。
故事的最后,隐娘放下魏博的一切爱恨情仇,和墨镜少年远走他乡,也许从此归隐,不问江湖世事;也许从此携手浪迹天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时,应该便是电影画面上“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的幸福。

(二)

微信号:guangying420
读万卷书 | 行万里路| 经世事变迁 | 守住初心

有一则故事在电影中出现了两次,一次是嘉诚公主抚琴独诉,一次是聂隐娘负伤复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