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前半部的戏份完全是陈可辛的一种,  陈可辛或许并没有刻意的讨好观众和宣言所谓的成功主义

       什么样的心态就会有什么样的表达。书籍、电影、音乐之类的,它们都是一件半成品,而真正到了每个人脑子里沉淀下来后才成为成品。每个人对其的理解可以说都是「正确」的,也是值得被尊敬的。
  
  陈可辛或许并没有刻意的讨好观众和宣言所谓的成功主义。这是以新东方为背景的拍的,是真实的。俞敏洪、徐小平和王强还有更多人的都是经历过那个时代,物质经济的极大发展,让当时物质贫穷的国人的马克思列宁、社会主义的观念动摇甚至崩塌。当然话说回来,陈可辛毕竟是个导演,电影也脱离不了商业的元素,而一片除了能极大地盈利外,还能为一部分人带来正能量,那么片子也就不那么不尽如人意。
  
 
然后“屌丝观众”是我不能接受的,那些站在高处,貌似看透“成功学”、“金钱主义”的人并没有绝对的优势在观念上高人一等。

单纯的用“武侠”两字成电影名感觉的确很有意境。电影《武侠》从本质上讲只能算是半成品的武侠片,当然也完全是自成一部完整的商业片。近两个小时的片长,划分两部分来看,前半部分打出招牌所谓的微观武侠让人耳目一新。陈可辛曾发话意表脱离传统香港电影体系。而这部电影的前半部分也恰恰体现出这位导演所绘艺术的意境确实有其独特之处。但可惜,归为整体来看,陈可辛显然没有把握整体效果,电影后半段失去了最初导演自己所设计“新武侠”理念的色彩,不仅如此,而且还归顺到传统意义上的武侠片制作流程之上。这便是一种明显的不平衡,也给观影抹去了不少看点。

图片 1

对于这部电影,我无法用一个客观的影评人的角度去对待。因为这是一个社会话题电影,我无法抽离自己最为一个社会人的种种经历和情绪去审视影片的拍摄和制作。先姑且不提陈可辛处于任何动机去拍摄这部电影,但是对于社会话题关注我想这就是当代中国电影难能可贵之处。这部电影当然有很多的瑕疵,镜头切换为广告植入服务,故事叙述的闲散,牵强的电影情节等,以至于让观众无法去定位整部电影,似乎是一个商业片和文艺片的纠结体。可是让我感动的是陈可辛导演选择了这个社会话题加以其他诸如农民工问题,社会不平等,官僚主义等问题而且加以打造成一部成功的商业电影,这点的成是应该给与肯定的。同时陈可辛导演也从人贩子的角度上去诠释,虽然不够深入透彻,但是也是很好的尝试。

漫威新作《银河护卫队2》不出意外问鼎上周票房冠军,不过,观众眼下讨论最多的电影不是这部好莱坞作品,而是来自宝莱坞的《摔跤吧!爸爸》。以此自省,中国观众呼吁:咱们出了这么多世界冠军、奥运冠军,为何没有像样的体育电影?陈可辛导演正在筹拍的《李娜》,能为国产片扳回一局吗?

       在知乎上,看到有一位知友发的评论,他说电影里主角的经历、求学出国的经历、为了生计四处奔波、甚至哥伦比亚大学的校园场景都是那么及其相似让他感伤、怀念那些和妻子一起熬过的青葱岁月。
 

一部电影的好开头往往会带给人一种很舒服的观影感念。而像陈可辛这般“老姜”导演显然很注重这一点。近些年跟这位导演有着极其重要关系的几部片子,往往开头的戏份总是会给出很意境也很独特的电影画面。像这部《武侠》便给出了独特的现实场景结合二维动画解剖人体致命点的戏份。而不管是电影选景还是故事设定的年代,都不容分说的很是到位。前半段略加悬疑色彩的剧情编排也吊足观影胃口,且不论戏份设计的如何,从人物角色来看,单纯的从微观分析人物死因便足以让人觉得新意颇足,虽然这种桥段在很多国外电影早已见过,但这般的设计出现在香港电影中还是让人为之一震。毋容置疑,陈可辛制作的片头戏份很精细,桥段衔接的合情合理,剧情稳固不脱节。

《三傻大闹宝莱坞》照原名翻译应该是《三傻》,我们喜欢乱改,加上的后面五个字,其实与电影毫无关系。

同样是话题性电影,韩国电影《熔炉》上映后反响剧烈,推动了韩国法律对儿童性侵防范和处置的进程。我想是否《亲爱的》也能够在中国产生相同的影响,能够保护没有任何自我保护能力的儿童呢?这个问题不仅是导演的,更是对我们观众和社会乃至国家能够思考的。我想如果有一天电影能够推动社会民主法治的进程,每个普通老板姓的声音能够通过电影传达出来而不是天天活在一个纸醉金迷,动不动就撕逼,充斥着自我的世界,那么这样的中国才能成为我们新闻联播里前十五分钟的中国。

《银河护卫队2》首周票房破3亿元

有人说,电影剧情本质上渐渐地以圆形角度变换,味道渐渐地不同,究其原因转机在于王羽所饰一角儿的出现。认为这般的角色设计便是一种败笔。实际不然,王羽所饰演的这个角色想必换成怎样都是一种一成不变的形式与风格的反面恶霸,其实败笔完全归因于故事的编排。影片本身故事就很是乱套,一会儿探究人性观的价值,一会儿揣摩人性观的好坏程度,其实很多场戏让人很容易看到故事上的多重矛盾体,并且这部电影的反面人性观呈现的过于凶残。《武侠》的整体故事本身就是在揣摩人性道德观念,而为这种观念铺路的便是金城武所饰演那一角色,这一角色从一开始所代表的便是一种“法”,而这种“法”意图改变人性观念,可最终不但没有,反而自身是一“变色龙”。显然,设计的这种“法”极其缺失威严性与牢固性。其实不难发现,金城武所饰演的那一角色本身就是一种分裂形式,从客观角度讲,其本质上就存在劣根性,本身就有病,而陈可辛却用一种“病”来改观人性,这便是十足的败笔之处。也许陈可辛是在用一种艺术的手法来呈现一种法外之情,其中不乏意表很多时候,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就像影片结局一样,法外之徒,必招天谴,一个雷劈死。

《三傻》显然是一部好电影,但是这并不是说它是一部没有缺陷的电影。

喜欢黄渤的表演,能屈能伸,真实自然。郝蕾的角色难度的确很大,我无法从专业角度上评判,可是最为观众,我总感觉郝蕾的表演无法让我探入角色的内心。赵薇虽然表演的很卖力,可举手投足怎么看还是一个贵妇,细皮嫩肉的。佟大为这个角色的设定和黄渤相比形成了极大的对比(也许是导演为了减轻),感觉佟大为再演一个人物而黄渤就是生活中的那个父亲,所以有一种穿越电影和现实中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让我感到很逗B,有一种哭笑不得的赶脚,特别想说一句,“哥们儿,你走错剧组了吧?”

热议最甚的却是《摔跤吧!爸爸》

单纯的从电影角度来看,影片前半段实是创新之举,后半段则是回归老路子。不难揣摩的便是往往所要导演想要拍出具有本意特色类型的电影确实很难。与眼下如此的电影商业运转体系是完全不兼容的。个人认为,一直以来的商业片本身就附带了一种自私自立的风格推动其运作。简而言之,很多商业片是在玩弄观众,欺骗观众的。目前来说,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这种运作体系本身就是呈一种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形式发展。很多时候电影作品很容易就能蒙蔽观众的双眼,抢你票子还扇你一巴掌的事早已司空见惯。而陈可辛这部《武侠》虽然说是一部某种意义上的半成品,但前半段足可以称为一种带着诚意的突破。可以说,前半部的戏份完全是陈可辛的一种“呐喊”形式的创新,从宏观意义上看,实则是一种“改革”,这场只属于陈可辛自己一个人的改革最终还是失败了。原因在于,这股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创新之意被强大的商业运作体系压迫,而最终陈可辛妥协了。有的人说,陈可辛不知廉耻,后半段的戏份完全阿谀奉承的双手奉献给了商业性。试问,按如此推得,那么诸多商业片的作者岂不是狼心狗肺之群。所以,意指不满意陈可辛的举措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也完全是多余的。

首先是脸谱化的倾向,很难想象有校长会那么当众侮辱学生,也很难想象学生有那么大胆,敢做出那么出格的事。我们对于喜剧,不能在情节做太严格的要求,但是因为这些情节都指向了一种高扬的理想主义,这就让我们不由得要深思一步。

为了体谅我们的玻璃心,陈可辛导演特意地选了一个有着happy
ending的故事,可是找着孩子的人毕竟是少数,这个世界上不知有多少数去孩子的父母和家庭白天苦苦寻索,夜里绝望哭泣。就像是在天堂电影院里,老放映师说的那句话,生活比电影难多了。

《银河护卫队1》2014年在中国上映时,曾获近6亿元的票房,星爵、树人、浣熊等组合刷新了观众对漫威超级英雄的认知,这群“乌合之众”组成的救世团队大获好评。《银河护卫队2》5月5日公映后,首周末票房突破3亿元,看趋势是要奔着10亿元票房而去。不过,第二部的评价不及前作,观众认为故事落入了超级英雄电影的俗套,只剩场面可看,这也使得《银河护卫队2》上映后的话题发酵并不热烈。

相关文章